明明是90后“月光族” 他们如何成了有房一族?

头条新闻和讯网2017-11-13 11:34

身边的90后们,很少有人有大额存款。有的甚至已经工作了3~4年,但存款从来没有到过6位数。

明明是90后“月光族” 他们如何成了有房一族?

他(她)们会用好的电器,穿漂亮的衣服,跟朋友去三里屯聚会狂嗨,吃好吃的,他们衣橱里的衣服有很多件可能一次都没穿过,新买的电器因为搬家就随手送人了。他们努力挣钱,也努力把钱花光。你问他们存了多少钱,回答往往是:没有,月光。

90后被贴了很多标签。有人说:90后生活在蜜罐里。有人说:90后自我。有人说:90后贪图享受。有人说:90后不买房。还有人说:90后撑起了现金贷千亿级市场。

虽然多数90后并不存钱,也不会为了买房而省吃俭用,但90后其实也买房。只不过对于买房这件事,90后有着更为“欧美化”的消费观和理财观。

比如,我身边的这几位90后,虽然他们都是“月光族”,但不怕刷爆卡,不怕背负几百万负债,因为他们对未来更加乐观。当然,他们都有家人的支持。他们虽然不能代表全部90后,但至少也代表了其中的一群人。

“更喜欢负债”的90后

01

小戈,白领男,贷款250万,工资刚够月供

小戈刚拿到相对不错的薪水,在南京站稳脚跟,就要面临急剧上涨的房价和不友好的信贷政策。父母能够提供的首付给了小戈两个选择:一是,买个市区老破大,月供压力小;二是,一步到位买到河西的次新,但是需要贷款250万。

给我打电话过来征求建议的同时,小戈也表明了他自己的想法:“收入还是在增加的,这点月供到明年就不觉得多了。” 新房对于小戈的吸引力明显比老破小要大,他愿意因此而背负高于现在承受能力的月供。

折腾了3个月,小戈终于赶上基准利率末班车,但是他每个月的月供高达13000多元,工资全部用来还月供了,生活费还得啃老。

期间,为了尽快完成交易,提早搬进房子,小戈要求做加急,原本这笔费用应该由卖家承担,但小戈为了保险主动要求分担费用。“不爱计较,效率优先”,是典型的90后思维。

02

重重,IT女,“比起存钱,我更喜欢负债”

重重刚来北京的时候,300万元不到可以买一套五环内的一居室。但之后的两年里,同样的价钱所能买的房子只能不断向五环外延伸。2017年以后,300万就只够交首付和税费了。

2017年,重重终于说服父母卖掉二线省会的房子,给自己尽可能多地凑一些首付买北京。她一步步把买房预算加到了600万元,打算一步到位,在五环内买一个改善型的两居室。

重重计划首付四成,600万的房价就意味着,她即将负担高达360万的贷款。“比起存钱,我更喜欢负债”。

虽然在收入较高的互联网公司工作,但重重的工资还是不够还房贷,需要父母补贴一些月供。不过重重的父母是生意人,有足够的财力。

重重说,“未来即使回去,我还是要在这里买一套房子,毕竟北京比家乡的机会多得多。”她最近正在备考CFA(特许金融分析师),为将来有更多的职业选择做准备。

03

溜溜,公务员,买房不忘小资生活

溜溜是公务员,坐标南京,家境还算不错,工作后结束“啃老”,但一样存不住钱,每月信用卡账单最低7000元,每年至少一次海外旅游。

眼瞅着房价蹭蹭的涨,溜溜动了买房的念头。今年上半年溜溜找到我,问我要不要把家里另一套浦口的房子卖掉,那套房子有点远,一直不住也不出租实在可惜。而且卖了可以换个高档一点的小区,或者离单位近的房子。

我推荐他把浦口的老破小置换到河西,河西的新房低于二手房,以旧换新,对于刚进入限价期的南京是很好的选择。

在溜溜的“忽悠”下,父母终于同意卖掉浦口的房子,给他做了买房的首付,反正早晚也得买婚房。溜溜最终选了一套新区的房子,房价比河西低,还贷压力不像小戈和重重那么大,每个月用公积金就够一多半月供了,他还可以继续过着他的小资生活。

| 投资现在,还是期待未来?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