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80后”置业 买车到结婚要三十而立 如何突围?

置业支招腾讯房产·益阳站2017-04-26 10:21
0

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发展机遇 “80后”在职场上选择日渐多元化

30不立之职场突围

当今的“80后”一代,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机遇,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现在社会舆论把注意力落在了城市的“蜗居”、“蚁族”身上,其实关注的不单单是“80后”的住房问题,还包括他们对职业发展城市的选择上。

选择大城市意味着大学毕业生将获得更大的发展平台,但是另一方面也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,更慢的出头机会,要承受更高的物价,更低的实际购买力。选择大城市,很多毕业生获得精彩生活的同时,也将付出更多的奋斗,可能同样的发展在二三线城市已经成为企业骨干,早已过起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谁都偏爱大城市,但是当残酷现实击碎理想的时候,“80后”也会算一笔账,重新评估哪个城市会给自己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机遇和速度。“后退”、“坚守”、“返乡”代表了“80后”对于发展平台的不同认识,也将决定了他们成家立业的轨迹。本版撰文:记者吴润洲

“后退”族

到二三线城市立即变香饽饽

现在有个流行词汇叫“出海”,意指“80后”毕业生不堪上海的高房价,放弃了在上海的发展,而在其他城市寻找机会。小辉是复旦大学金融学的2004届毕业生,他很早就懂得了“出海”的道理,上海留日、留美“海归”太多了,复旦毕业生并没有多大竞争力。而且上海物价太贵,尤其是房价更贵,内环当时已经卖到了3万元/m2。

于是,小辉选择了广州,这个传说中最“平民化”的大城市当时房价还在5000元/m2。在广州生活了两年,小辉觉得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,广州人更买本地高校的账,在他的单位,复旦毕业生反不如中大、华工的毕业生受重视。而且广州的物价也并不便宜,两个人外出吃饭基本不可能100元以下,房价也开始放量涨,2007年下半年出现了所谓的“海鲜价”。小辉觉得广州能人也太多,再在广州发展下去,可能庸庸碌碌,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。

一次一个朋友约小辉去佛山玩,这次出行对他影响太大了。在小辉过去的印象中,佛山是个巨无霸的城中村,充斥着暴发户。可是,这次去一看,他发现佛山的桂城和禅城是全新的,市容甚至比深圳还好,中心区房价才3000~4000元/m2,还不到广州一半。而且佛山人民的友善热情、淳朴也给他留下很好的印象。

回广州之后,小辉就打听佛山的工作机会,半年后就辞掉广州工作,在佛山一个股份制银行上班。在他所在的分行,没有中大、华工的学生,更遑论复旦高材生了,小辉终于成了领导眼中的香饽饽,迅速成长为中层干部。2008年的楼市低谷,佛山东莞楼价“腰斩”,小辉借这个机遇买了房和车,开始考虑结婚问题。

“坚守”族

大城市的空间和机会永远更大

最近有网友在描绘各大城市的“蚁族”蜗居地图,据说北京的外地“80后”蜗居在唐家岭、小月河、马连家,上海的大统路、兆丰路,广州的棠下、上社等都在上面。刘佳是2007届的毕业生,当时毕业时,打算在棠下“过渡”一下,可是3年过去了,除了岗顶的租位稳定下来了,收入还是3000元左右,难以搬离棠下的“白领贫民窟”。

刘佳家里在蚌埠是比较富裕的家庭,刚住进棠下时,他心里落差极大,感到怎么跟一些贩夫走卒、市井盲流住在了一起。住久了,他还喜欢上了城中村的热闹、便宜,能吃到天南海北的地道小吃。

刘佳的妹妹在上海交大读书,去年12月打电话告诉他一个消息,差点让他“晕”死过去,“哥,我已经准备离开上海了。我在合肥找了一份工作。”刘佳急坏了,“妹,你堂堂一个名校毕业生,怎么能回一个人口都没有上百万的城市呢?你会后悔的,老家有环球金融中心,有伊势丹吗?”妹妹回答得轻描淡写,“没有,不过上海这些地方我也没有去过。”

不仅是妹妹,女友也跟自己的发展有了分歧。女友认为在广州立足太难了,而且最近父母身体不好,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,实在不放心没人照顾父母。这种分歧在逐步激化,让他们两人一见面就吵架,很难心平气和地说话。

即便是这样,刘佳还是打定主意在广州发展。“如果要打理爸爸的生意,我早就回去了,我想靠自己,靠自己的朋友和团队来建立属于我自己的生意。在蚌埠就像在池塘打鱼,在广州是在太平洋打鱼,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
“飘一族”

为上位哪里有机会去哪

职场中去年开始的一个明显的现象是“80后”开始当经理,“70后”开始当总监,“80后”面临了上位的重大机遇。不过在Jack眼中,机遇还要伴随着冒险,勇敢放弃在总部的机会,变成“地方大员”。

Jack在一家广州的地产公司做营销项目经理,他原来以为在总部平台更高,跟高管接触更多,受到重用的可能性更大。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是错误的,总部经常派他们这些项目经理去长沙、成都、沈阳、呼和浩特这些城市指导开盘工作,从楼书制作到开盘现场都要按照统一标准运作。Jack入秋以来一直在出差,在广州没有待过几天,最让他郁闷的是,地方的销售经理很多东西不懂,自己辛苦督促策划,可是功劳业绩是他们的,甚至开盘奖金也都是他们得,一个奖金红包就是自己半年的薪水。

虽然Jack是干房地产的,但是他也觉得在广州买不起房,2005年他曾经瞅准低位在成都买了一套房。Jack的想法与普通人不一样,正如不一定要在广州买房一样,也不一定非要在广州总部工作,他现在更希望去二线城市当经理,那里机会更多,更容易出业绩。最近,Jack被总部调到济南做销售经理,他很高兴,“我再也不用出差了,虽然是平行调动,但是在广州我是没有助力的小喽啰,在济南我是‘大员’了,手下管几十上百人,不用事必躬亲了。”

“返乡”族

至少房和车不是问题

小马来自湖北的一个中等城市,高中毕业后和他的大多数同学一样,在湖北省会武汉读书。读书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想法,“毕业回老家多没出息呀!”结果毕业1年多,同学有一大半都回了老家,其中又有一半被父母安插在了政府和事业单位中。而小马则是选择南下广州发展,在花都一家跨国企业工作。2006年是工作后的第一年,回老家小马还有很多优越感,感到名校毕业,收入基本是同学的一倍。在他眼里在老家发展的同学都是“井底之蛙”,他甚至嘲笑同学已经过上40岁以后的平淡生活了。

2008年春节回家过年,小马心理彻底失去平衡,他发现那种所谓的“平淡”生活正是他渴望的。当时有同学请他去吃孩子的满月酒,亲自开车来接他。而小马当时无房无车,女朋友还留在武汉,一切都没有着落。

两相对比,他很失落。让他更惊讶的是,就连他最穷的表兄弟都买了汽车,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。小马说:本来我不是势利的人,但是全社会,尤其是配偶都拿“房”和“车”评价人的时候,我也只能从众了。

小马又重新算了一笔账,父母才换的176平方米的大户型,如果回老家发展,根本没有必要让他再去置办婚房。就算另外置办新房,老家的房地产2000年左右开发过剩,近年来一直没有明显涨价,还停滞在2002年3000元/m2的水平;而自己要在广州买房,抵在老家买4套,则可能还需要让父母卖掉大户型来凑首期。于是,他也开始蠢蠢欲动了,想回老家,让爸爸给他找门路。爸爸努力在找,不过,却告诉他:“你别心急,你当初回老家发展,我甚至可以请市长特批,进一些好的事业单位;但是,现在行情不一样了,名校紧缺专业的学生回老家的也多了。回老家发展,只能慢慢来。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